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炮灰女修逆仙途

更新时间:2019-10-17 14:37:09

炮灰女修逆仙途 已完结

炮灰女修逆仙途

来源:落初 作者:洪岳 分类:言情 主角:段景怡田氏 人气:

主角叫段景怡田氏的小说是《炮灰女修逆仙途》,它的作者是洪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四系伪灵根的废材女主段景怡空有当女主的心,却只有炮灰的命。偶然间收留了与她同样悲催的衰神,她与衰神在一起不会很衰,只有更衰。暂无CP,如果硬说的话,衰神是男主文风大致先抑后扬,绝不会一路衰到底,衰运也会有走完的一天。一路搞笑到底,不过有点小虐,至于感觉大虐的请自己准备毛巾与脸盘。后期外挂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正值三月初旬,天气和熙,柳肥花绽,鸟儿欢腾的叫声云饶于耳际。

一只鹅黄色的小蝴蝶不时地跑来逗弄小狼崽,停在它耳朵上,小狼崽不满地摇头,小蝴蝶翩翩飞舞环绕在小狼崽的身边;随后又停在它黑色的鼻子上,小狼崽狼嘴“昂”的一张,小蝴蝶就轻易地逃开;最有趣的,小蝴蝶停在小狼崽的尾巴上,小狼崽张着狼嘴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,就是咬不到蝴蝶。

段景怡则拿着镰刀在一旁犹豫着,一株株落英花到底是不是药草呢?可自己的脑子实在不好使,那么多的药草她全记不全。

深绿色的花萼如碗口大小托着五片紫色艳丽的花瓣,花蕊的中央探出两支金黄色的金盏。一株株落英花天真灿烂地开着,每一瓣花瓣都嫩/嫩的,脆脆的,既柔软又带些坚韧。

“这些花好漂亮呀,我怎么有种冲动,想一口气全部吃完,连根渣子都不剩。”段景怡抬头望着衰神,一脸的不解。

看着段景怡身边的落英丹,衰神就想起了七集丹,传闻中具有填补先天灵根不足的神丹。但神丹已失传,留下的至少散碎的传说。

这落英花是制成七集丹的其一丹方的材料,七集丹的第一种神丹,火焰丹。七集丹的制作方法已经失传了,但落英花是制成火焰丹的主要材料,同样具有补全火灵根的不全。这就是了,怪不得段景怡会对落英花眼馋。

衰神想通这一点之后,点头,“那个可以吃,全部吃完也没事。”但唯一令衰神想不明白的,此处为何能生出落英花。

段景怡一听,就举起手中的镰刀,嚯嚯向落英花。

一眨眼功夫,几十株的落英花全被段景怡啃食完了,连一个渣子都不剩。

一道长长的黑色影子延伸到段景怡的脚边,段景怡的目光也随着影子延伸到影子主人的身上。

一身朴质的黑衣长袍,老者用一支木簪子把全部黑白相间的头发高高盘于头颅上,那双小小的、又十分有神的眼睛,正冷冷地、直勾勾地瞪着段景怡。

吃饱撑着的段景怡突然被那样一吓,就开始打嗝了,同时也站了起来。

老者的声音不大,但很尖锐,“哪来的臭丫头居然敢偷吃我的草药?”

“老人家对不起,我是山下村舍的。”段景怡大气不敢出,低着头,但打嗝声不断。

“原来是野丫头,怪不得如此不知礼义廉耻,随便偷吃别人的东西。”老者一张嘴就刁酸刻薄极了。

但段景怡确实没有反驳对方的能力,毕竟这次她真的做得不对,不应该乱吃别人的东西。

可这也不能怪她,这片山头也无屋舍,附近也就他们村才有人的走动,方圆几十里就再无人烟。而且看这人的样貌,也不是他们村里的人,生面孔一个。

推断完这些,段景怡就大胆地问,“这些草药是您栽种的吗?”

老者顿时被呛得无语,确实不是,他也是刚到,正巧看到段景怡吃完最后一片落英花,情急之下才脱口而出。

“老人家,看你的样子这草药也是自己生长的,根本不是你栽种的。”段景怡向来心直口快,如今这样道出,却也为她惹下祸端。

“你。。死丫头,看来你是活腻了,今日看我不亲手杀了你。”老者手中凝聚着一团火红色的光芒,满脸的折子青筋爆出。

小狼崽感受到段景怡有危险,也不管蝴蝶怎么逗弄它了,冲到段景怡的身边,后腿微屈,前腿向前伸出,摆出一副向下俯冲的架势,双目射出寒光,龇着锋利的尖牙。

“三阶妖兽。”这让原本嚣张烈焰的老者底气开始不足,双脚微曲地向后退,随时准备逃跑。

小狼崽见老者还不肯走,龇着牙继续猛瞪老者。

“死丫头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的,你给我等着,看我不灭你全家。”老者恶狠狠地骂完地仓皇逃跑。

因为小狼崽见老者嘴巴还不放干净,撒丫子就开始追他。

“小狼回来。”段景怡也不在意,此人不过是外地的,连这一带都摸不清,何来祸害她的养父母。

小狼崽听话地回到段景怡的身边,摇着尾巴撒娇。

日落西斜时,段景怡才往回走。

“今日的收获甚不错。”重点是,段景怡也感觉到自己吃了那些落英花,身子发生了微妙的改变,至于是什么改变,她也说不清。

天色已由橘黄色转为惨淡的灰色,一大片的乌云牢牢地笼罩在天空上,欺压着小山庄。

远远望去,段景怡就觉得非常的不对劲,怎么村里没有冉冉上升的炊烟,耳边也没有村民聊天的嬉闹声。现在已经傍晚了,村民们也该煮晚饭了;淳朴的村民在干完农活之后会四处串门子,找邻居聊天。

“气氛真诡异。”段景怡歪着脑袋细细思索,也想不出到底出了啥事,撒丫子就往村口跑去。

来到村口,入眼触目惊心的场景令段景怡永生难忘,刺骨的凄凉腐蚀着段景怡的身心。

一老妇惨死在村口,血迹还未干,尸体的附近散落着刚砍下的木材。由此判断老妇人是上山砍柴刚回来,到了村口时才惨遭遇害的。双目未闭,写满了惊恐。

“这一定是陌生人闯进村所做的。”衰神由老妇的表情判断杀害她的人。

小狼崽向来鼻子很灵敏的,它犬鼻嗅了嗅,便丧气地垂下头,不敢做声。

段景怡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,双唇不住地抖索,为了能更快赶到养父母的身边,把背上的小背篓丢下,撒丫子往家里冲。她心中一直祈祷着,一定是我想太多,太神经敏感了。

小狼崽也四肢拔起,跑在段景怡身后。不紧不慢始终跟随着。

到了院门口,看到养父母的尸体那一刻,段景怡的心像被毒蜂螯了似得,一下子紧缩了。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,脚下一软,整个人栽倒在松软的泥路上,段景怡趴在地上用爬的,爬到养父母的身边。

触到养母的手,段景怡的双手也瞬间沾满了鲜血,撕心裂肺的哭声彻响整个小山庄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