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仙侠 > 儒道仙尊

更新时间:2019-10-17 13:45:49

儒道仙尊 连载中

儒道仙尊

来源:落初 作者:秋风暮霞 分类:仙侠 主角:秦家堡秦 人气:

《儒道仙尊》作者:秋风暮霞,仙侠类型小说,主角:秦家堡秦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一位遭逢灭族的少年,偶然得到了儒道释三教真传,从此踏上了一条精彩纷呈的修真之路。且看他号令天下龙战,绝情谈笑定寰域。六境唯我独尊,极皇霸灵统神宇!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你……”

秦川震惊的看着柳梦柔,后者却一脸的愤慨:“想不到,当初三教挥洒鲜血,付出诸多牺牲,才换来的太平盛世,竟还有这等邪孽……这等人,若放之任之,只怕日后还会去祸乱他人!”

“不管你出于什么样的动机,秦川都在此谢过了……”

秦川微微点头,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先找到圣器,然后带着秦家残留人口先行撤离……至于苏楼剑阁的残留的秦家弟子,我们只能从长计议了……”

“嗯,我已经通知白沙书院的弟子在外接应,并传信给苏楼剑阁的人,告知他们,苏然还在他们的手中,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。我想,短时间内,在苏楼剑阁的秦家弟子,安全尚且无虞……”

柳梦柔安慰着秦川说道。

“你的恩情,秦川此生铭志。”

“别煽情了,叫我声姐姐,我便不要你还情了……”

柳梦柔哈哈一笑,秦川却是一脸无语:“呃……我还是还情吧。”

“讨厌!一点人情味都不讲!”

柳梦柔瞪了秦川一眼,随即率先走进了大殿。看着柳梦柔那宛若天仙般的身姿,秦川又一次痴了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而另一边,城主府。

“欧阳城主,大事不好了!”

苏楼剑阁的长老,旁支阁主苏云,一脸焦急的走进了城主府的书房。刚一进书房,便焦急的喊道。

书房内,一位相貌儒雅,却又带着几分邪气的中年男子闻言,淡然的说道:“苏长老,你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,行事作风合该稳重一些。说吧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在下犬子,被两名神秘人劫走,但其中一人身份已明,正是隶属儒门的世俗门派,白沙书院乐部执事,柳梦柔!”

苏云长老脸色十分难看,继续说道:“并且,他们还血洗了将军府,刀剑枪弓以及穆将军无一生还……恐怕,城主府内的秘密,他们已经发现了!”

“岂有此理!”

男子猛的站起了身子,脸色狰狞的可怕:“要知道,即便是裔天皇朝,也轻易不敢得罪这些门派弟子。因为白沙书院不仅仅是修真门派,它更是儒境在神州的代言人。一旦得罪了白沙书院,让儒境得知,随便放出一个先天高人,只怕你们整个苏楼剑阁,都无法与其抗衡。不论如何,一定不能让他们两人活着离开洛河城。只要死无对证,我们便有转圜的余地!”

“可是犬子尚且……”

“你儿子重要,还是苏楼剑阁重要?孰轻孰重,你心里自有权衡!”

中年男子冷声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

苏云咬了咬牙,终究还是点头应道:“我这便准备,但为确保万无一失,还请欧阳城主亲自随往。”

“这是自然,待此事结束,我会再抓些平民百姓,供你们本家祭剑。届时,你也算大功一件,相信苏楼剑阁本家那边,必会有所表示。”

“那便提前感谢城主了。”

苏然苦涩的笑了笑,看来,自己的儿子,终究是保不住了。既然如此,那两个元凶,自己势必要让他们付出代价!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这便是你口中所说的圣器吗?”

看着书架上,挂着的一柄黑色长剑,柳梦柔向秦川问道。

“剑身似玉非玉,看不出材质,更看不出里面蕴含着什么力量……这柄剑,似乎并无什么过人之处。”

柳梦柔轻轻抚摸剑身,黛眉轻蹙。看着柳梦柔的模样,秦川轻声叹了口气,既然出自名门正派的柳梦柔,都察觉不出端倪,也只能找云清扬,一窥剑中玄机了。

“罢了,我们还是先找秦家弟子吧。”

秦川将剑背在身后,和柳梦柔向将军府的后院走去。刚刚走到后院,柳梦柔便停住了脚步,背后的紫霞之涛剧烈的晃动了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秦川奇怪的问道。

柳梦柔也是脸色一变,拔出紫霞之涛,向秦川说道:“此处竟有一层无形结界,我的剑感应到了它的存在。”

说着,柳梦柔剑走凌厉,夹杂着浑厚真元,随即凝聚出一道紫色剑芒,径直劈在了空气中。可下一刻,空气中凭空出现裂纹,并且越来越大,随即轰然破碎声响起,截然不同的景象,出现在了秦川的面前。

看着凭空出现的地下通道,秦川和柳梦柔对视了一眼,连忙走了下去。

当看到地下密室的瞬间,秦川呆住了。

呈现在他眼前的,是一片洒满鲜血的修罗场。残破的尸体,死前狰狞而恐惧的表情,以及那染满血浆的炼丹炉,让秦川怒火中烧!

秦家的弟子,竟然多数被他们当做药引,丢进了炼丹炉里!即便还没有进炼丹炉的,也都被断去手脚,不死也没了半条命……这份罪孽,简直天理难容!

“这帮畜生!”

秦川重重的一拳,砸在了墙壁上。柳梦柔看着双眼血红的秦川,却徒留一声叹息。总言修道成仙,却为了所谓的天道,失了初心……眼前的一切,便是最好的警示。

“秦川……哥哥……”

不远处,一声微弱的呼喊,吸引了秦川的注意力。秦川回过头,脸色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只见伤痕累累,眼睛被已经染红的纱布缠住的秦雪,正凭空伸手,似乎是在寻找着他的位置。原本轻灵动人的她,却在此刻面目全非,出气多,进气少,已经站在了死亡的边缘。

“不要多说,我替你治伤!”

秦川扶起秦雪的身子,左手正想催动真气,却被秦雪打断了:“不要……白费力气了……我……双眼被夺……武骨被抽出……已经活不成了……”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他们究竟要做什么?”

秦川的声音已经颤抖,此刻他对秦雪没有丝毫的怨恨,只有不断盘旋的往日光景。即便她背叛了自己,可在自己的心中,她终究还是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妹妹,自己两小无猜的妹妹……眼下,自己唯一仅存的亲人也要离世,他的内心,已经被悲怆的情绪占据了。

“洛河城……城主……停留在……筑基期巅峰……很多年了……他想用……秦家人的……精元……和我的……处子之血……练就……元神丹……让自己……突破筑基期的……境界……你快走吧……苏楼剑阁也好……将军府……也好……秦家已无……活口了……”

秦雪断断续续的说着,可抓着秦川的手却越来越紧。显然,她已经开始回光返照了。

“秦雪……我……”

“哥……你不必……多说……是我……负了你……如今我……走到这一步……也是我……罪有应得……可是……我终究……还是想说……一声抱歉……对不起……对……不起……”

秦雪眼睛上的纱布中,流出鲜血,刺目的颜色,似是在昭示着生离死别!

“我不需要你的道歉,我只需要你……活着……”

还没等秦川将最后两个字说完,秦雪气息,终究消失不见了。

人生浮沫,转眼消散。有情的虚空,无情的彼岸。人在彼岸,心已渐远……

时间,慢了……

岁月,慢了……

慢慢合上了双眼,拿起火把,点燃了一众尸首,秦川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……

只剩下了前进的脚步!

“秦川,你去哪?”

柳梦柔追出密道,抓住秦川的胳膊,却被秦川甩开:“我要去城主府,为秦雪,为秦家数百亡魂,讨一个公道!”

“我跟你去!”

“不要跟着我!我去的,是地狱!从她离开我的刹那,秦川便不会再苟且偷生。今日就算我会死在这里,我也要让那洛河城主付出代价!”

秦川的脸色冰寒,柳梦柔却紧紧的抓住了秦川的胳膊,大声问道:“难道仇恨已经让你忘记了思考吗?你一个人去,终归不如两个人去要来得有把握。儒家讲求仁义理智信,我若在这时弃你而去,便等于背信弃义,也违背了儒学中正四字……走吧,我们这便前往将军府。”

秦川一阵感动,正想说些什么,可就在这时——

“不必了,我也正在找你们!”

两道威严身影落下,携带着千钧重压。只见一人手中拿着折扇,带有三分邪气,却生得十分儒雅。让人很难想象,这两种气质,竟然也能结合在一起。

同一时间,苏云领着苏楼剑阁的数十名弟子,和洛河城的上百官兵冲了出来,将秦川等人团团包围!

“你就是欧阳城主?”

秦川的脸色再添三分冰寒,暗自提运真气。而男子却是微微一笑,道:“在下正是欧阳上智,虽说我与你们秦家无怨无仇,但为了我多年布计,也唯有让你饮恨在此了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