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女生 > 陛下的追妻攻略

更新时间:2019-10-11 17:57:52

陛下的追妻攻略 连载中

陛下的追妻攻略

来源:晋江文学城 作者:小鱼吃大猫 分类:女生 主角:佟蕤苏梨 人气:

经典小说《陛下的追妻攻略》由小鱼吃大猫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佟蕤苏梨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《陛下的追妻攻略》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,作者是小鱼吃大猫。男主是佟蕤,女主是苏梨。小说精彩内容:佟蕤静默,对于温继的解读不置可否。那丫头平日在宫里是个机灵鬼,什么时候学会打听这些个不关己的事了?过了一会儿,他问:“如墨的下落,可有线索了?”温继道:“属下在此处这么久了,从未见她现身,平日里在云霓山附近巡视,也丝毫未曾瞧见过其身影。”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温继回道:“她像是随口问了一句,应该不是在打听什么。”

佟蕤静默,对于温继的解读不置可否。

那丫头平日在宫里是个机灵鬼,什么时候学会打听这些个不关己的事了?

过了一会儿,他问:“如墨的下落,可有线索了?”

温继道:“属下在此处这么久了,从未见她现身,平日里在云霓山附近巡视,也丝毫未曾瞧见过其身影。”

佟蕤望着眼前那一大片火烧留下的废墟,心上有无数个疑问闪过。

如墨一个柔弱的小丫头,当年发现庄子着火,一不进去救人,二没回去安国公府禀报,这些年更是一次未曾踏足这云霓山,实在让人匪夷所思。

四年前的那个晚上,究竟发生了何事呢?

外面的雪越下越大,地上的积雪也越来越厚了。

温继突然有些担心:“陛下,这雪势越来越大,再晚些怕是要封山了,您可要先行回宫?”

前几年陛下来此祭奠,都是下了朝便过来,一直到夜色深沉方才回宫。

可像今年这般下这样大的雪,还是头一遭。

佟蕤却依旧在一块废墟上坐着,静望着眼前的三炷香在风雪中一点点燃烧。这雪太大,香不多时便会被雪扑灭,他已经中途点了五次火了。

听人说,香烛缭绕而起的烟会把世人的思念带到天上,天堂里他所挂念之人便能收得到。而香烛中断,视为不吉。

佟蕤不知道这样的传言是否可信,但随着香火不断被天上的雪花覆盖,他心里莫名觉得烦躁。

对于苏姑娘,他远不止众人看到的痴情这般简单。

她一个孤苦无依,不被父亲看重的姑娘家,带着丫鬟住在这山上,本该是与世无争,平安宁静的过完一生的。如今却香消玉殒,长埋枯骨。

有时候他在想,或许她的灾难,是他带给她的。

父皇赐婚的当天夜里,云霓山上便莫名起火,又岂会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场意外?

他对她,终究是有愧的。

这时,外面的暗卫突然来禀报:“陛下,齐王来了。”

佟蕤眸色微凛,话语阴沉:“他来做什么?”

暗卫回道:“属下不知,他只在庄园外站了会儿便离开了,属下便未曾在他跟前现身。”

佟蕤眯了眯眼,双拳握紧几分,随后又缓缓松开:“不必理会。”

暗卫应声离开。

佟蕤继续在雪中坐着,大雪将他身上覆了层霜色,他却浑然不觉,身上由内而外散发的哀伤,令人为之动容。

苏梨做好饭出来,远远的看见他,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和暖意。

静默好一会儿,她缓步上前:“陛下,便饭做好了。”

彼时香已燃尽,在香炉里落下灰色的碎屑,与白雪融为一体。

他站起身来,眼皮抬也没抬,径自去了中院的一间卧房。

佟蕤一年中总会来这里几回,偶尔会在房中休憩。温继便特意收拾了一间卧房出来,每天都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进了屋,他脱下氅衣递给温继,温继拿出去将上面的雪抖干净,又进屋将氅衣搭在屋里的屏风上。

屏风前面摆着火炉,里面的炭火正烧得旺,佟蕤在一旁坐着,原本冰凉得没了直觉的身子渐渐回暖。

苏梨从厨房端了自己做的便饭进来,因为食材有限,她只做了两菜一汤,皆是清淡物。

其实苏梨很担心方才陛下让她做菜又是为了试探,故而她做得菜都是些最为家常的便饭。什么醋溜白菜,小葱拌豆腐,萝卜冬瓜排骨汤,这样的菜每个人做法都差不多,纵然陛下以前吃过,也不会察觉出什么不同来。

佟蕤看着那些菜,肃穆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,只拿了筷子自己吃起来。

他不知是饿坏了还是怎的,也不挑剔,吃得津津有味,不多时居然就把两菜一汤全吃了个干净。

其实小葱拌豆腐是凉菜,大冷天的苏梨都没指望他会碰,不过是搭配着好看罢了,没想到他竟然也给吃完了。

她目瞪口呆地在一旁看着,十分佩服陛下的胃口。

没想到平日里美味珍馐吃惯了的人,吃起这样的饭食,居然丝毫不含糊。

内心里,她竟然对他还有些钦佩。

默默把桌上的盘碟收拾干净,苏梨退出卧房,很自觉地回到厨房去洗碗。

恍惚间,她觉得像是回到了当初和如墨二人住在这庄子里的时候。

那时候她们二人虽是主仆,但庄子里毕竟没外人,她也不会什么活儿都交给如墨做,平日里两个人都是分工的,倒更像是两个相依为命的姐妹。

她做饭比如墨好吃,所以平日里的饭菜都是她来准备,之后如墨负责洗碗,再将厨房打扫干净。

她是安国公府的嫡女,过得却并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日子,但其实在这云霓山上她觉得每一天都是舒心的。

这里空气好,山水也养人,她曾经还跟如墨说过,如果她们两人一辈子就这么在庄子里相依为命,也很不错。

不过,谁又料到后来居然会发生那么多事……

洗过碗,外面的雪还在继续,佟蕤在卧房里没出来,院子里静悄悄的,并没有人。

她自己漫步走在院子里,虽然寒冷,却一点没有躲进屋里避风雪的念头。

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,对她而言似乎都有着抹不去的记忆。

那时候的她,一无所有,仅有的便是母亲留给她的这处庄园,还有如墨。

她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平平凡凡,简简单单。

徘徊在一片废墟之中,那夜突然着起的大火清晰如昨日,被火灼烧的疼痛,似乎也还在自己的心上烙印着。

谁也不知道,她居然除了365哪个外围有亚盘_外围假365的风险_竞彩足球365外围了,还换了个新的身份。

对于这样的变故,她心里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说,却不知道该向谁诉。

任凭是谁听了她的故事,也会觉得她是中了邪吧……

风越来越大,雪越来越急。

她单薄的身子险些要被风吹走一般,站在废墟上摇晃几下,侧目却看见佟蕤不知何时从屋里出来了,此刻正望着她,面色平静如常。

她心上微微一惊,上前行礼:“陛下。”

“怎么在这儿?”他语气淡淡。

苏梨颔首:“听闻苏姑娘葬送火海,奴婢与她同名,心上也颇有些感触。”

佟蕤对她的解释不置可否,只顿了顿道:“风雪太大,今日怕是回不了宫了,只能先在庄子里住着,等雪停了清理过山路方可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这还是第一次,佟蕤对她说这么多话。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,何须向她个小宫女解释这些?

她还在揣摩着圣意,眼前突然递来酒囊:“陪朕喝酒吧。”

苏梨微怔,忙道:“奴婢不会饮酒。”她长这么大,还从未饮过一口酒呢,若在圣上跟前喝醉了,只怕不妥。

佟蕤却坚持:“这是圣旨。”

苏梨岂敢抗命,只得双手接下,捧在手里。

“喝。”他神色淡淡,说话的语气容不得旁人有半点置喙。

苏梨只能乖乖把酒囊送至唇边,仰头饮了一口。

白酒辛辣,一口入腹,她咽喉便好似着了火一般,脸颊也涨的红润异常。

脑袋嗡嗡作响,眼前的景物跟着有些迷离起来,她努力晃了晃脑袋,方才使自己清醒了些,抬头看佟蕤:“陛下,奴婢喝过了。”说着,把酒囊递了过去。

佟蕤却没接:“再喝。”

还喝?苏梨想拒绝,可对上他那双如鹰一般的眸子,到底有些胆怯,乖乖又喝了一口。

这一口入腹,脑袋涨得更厉害了,头重脚轻的,身子趔趔趄趄往后道,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“陛下,这什么酒,好,好烈……”她说话的声音都跟着漂浮起来,抬头看佟蕤时,他的脑袋从一个变成了两个,三个……

佟蕤没理她,只道:“再喝。”

酒精充斥大脑,苏梨已经没多少理智了,闻此有些不悦,蹙了蹙眉头,赌气似的仰头喝了好几口。

好嘛,既然非要她喝,她喝完总可以了吧。

然而,还没待她将酒囊里的酒喝完,人已经撑不住醉倒在雪地上。

佟蕤走过来,将她从地上扶起,她上半身好似没了支撑一般,顺势倒在他的怀里,嘴里呢喃一句:“好,好酒。”

双颊红润的好似抹了胭脂,就连脖子也成了丹砂色,双目紧闭,唇瓣微嘟,酣睡如泥。

看样子,醉的倒是不轻。

佟蕤在旁边的石头上坐着,任由她靠在自己怀里酣睡。

等了一会,见怀里的人仍没什么动静,他弯腰抓了一把雪捏成球儿,在她粉嫩的脸颊上蹭了几下。

她嗔怒地摇了摇头,不为所动。

佟蕤继续拿雪球蹭着她的眉,她的眼,她的唇,顺着下颈去蹭她的脖子……

冰凉的触感不断打搅着自己的好梦,苏梨终于被迫睁开眼睛,迷离的双目里含着嗔怒,使得她整个人添了几分娇媚可人。

见她终于苏醒,佟蕤丢了雪球推开她。

她扶着沉重的脑壳颤巍巍坐起身,环顾四周,最后目光落在佟蕤脸上,眨巴几下眼睛,眸中闪过一丝讶然:“佟,佟公子了?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