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冥婚十八年

更新时间:2019-10-17 14:16:40

冥婚十八年 连载中

冥婚十八年

来源:落初 作者:卤儿 分类:灵异 主角:白燕声白燕升 人气:

新书《冥婚十八年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卤儿,主角白燕声白燕升,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聂小熙与白燕声冥婚十八年,终于得到机会回到阳间,没想到闪亮登场的方式竟是被高知贵公子撞倒在地,挟持在病床上金屋藏娇,身份证驾照所有假证一并给她办齐了,美男诱惑如何抵挡,可地底下还有她深爱的老公在等着她回到冥界呢……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聂小熙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在这座城市里无牵无挂,连身份证都是假的,她看着街边橱窗明亮的玻璃,想着或许随便砸掉几块都不用承担什么责任,一切坏事情都可以赖在胡菲菲头上,想到这里,她不禁笑出了声。

这是一种无聊到极致险些失心疯的状态。

本打算去买身新衣服穿,可走着走着,就走到了富源市人们医院门口。又不知不觉地,她上了楼走到了之前住的病房门口。

病房的门开着,里面传出了震耳欲聋的鼾声。

她走进病房,看见蒋佑卿正歪在床上,睡得风生水起。

这鼾声真对不起他这俊俏的外表。

聂小熙也不知道自己回来干嘛,又没落什么东西在这里,她正要转身走人,蒋佑卿醒了。

“喂,站住!”

聂小熙站住,转过身看着睡眼惺忪却丝毫犀利之光不减的蒋佑卿。

她心想,我怎么那么听他的话呢,不就是给我办了一堆假证吗,又不是再生父母,又不是前世失散的恋人。

“你这家伙,忘恩负义,跑哪儿去了这两天。”

还没等她回答他,玉镯在手上开始渐渐凉起来,小熙受不了这透心凉,只得不避嫌地抬起胳膊与小白通起了电话。

“怎么了?”

她抬起胳膊对着镯子说话的举动看呆了蒋佑卿。

这货难道被自己撞傻了?

小白说:“有点急事,媳妇你帮我个忙。”

她一猜就是急事,不然小白不会这么频繁地联系她,打一通这种电话比越洋电话成本还高,小白也说过联系一次要消耗掉很多精力,要休息上一整天才缓过神。

“亲爱的,什么事,快说。”

小白一声叹息:“家里被盗了,我出去晾个衣服的功夫,柜子里就被翻了个精光,也不知是谁手这么快,你能不能想办法烧点纸钱给我?晚饭都没着落了!”

蒋佑卿在一旁听呆了,保持着**的侧卧姿势一时没能放松下来,他全身只有耳朵还是活的,全部心力集中在耳朵上,听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。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晚上把钱汇给你,你先跟邻居大刚借点。”

小熙匆匆挂断通话,偷偷地看了蒋佑卿一眼,蒋佑卿正呆若木鸡,久久不能醒来。

“喂,你怎么了,还在做梦吗?”

小熙先发制人,向蒋佑卿提问。蒋佑卿坐直了身体,眼睛骨碌一转,纳闷的事继续纳闷着。

“刚才你在跟谁说话?”

他一边拢着睡乱的头发,一边不确定地问着小熙。

“我?没有跟谁说话呀,你睡迷糊了吧?”

她真担心他没睡迷糊。

“你跑去哪儿了,怎么走了也不说一声?”

他突然和颜悦色,大概是怕冷着脸让聂小熙再次跑掉。

“我?我住院住闷了出去走走,身体恢复得很好不用想继续住下去了,我觉得。”

回答得无懈可击,聂小熙自认为。

蒋佑卿才不管她的身体是不是恢复得很好,他就是想困住她,哪怕把医院变成金屋,也要多一天是一天的留住她。

“刚才陈大夫跟我说了一下你的病情,你的脑子……还是有些脑震荡的迹象,至少还有留下来观察半个月的,这期间你不能随便出去,我得为你负责。”

“喔,这样啊,听起来还是真有些危险,我同意留下来观察,可是走动还是要走动的,你有车吗?”

车?他蒋佑卿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和车,问对人了。

“有车,自行的,电动的,烧油的,国产的的,进口的,你说的是哪种车?”

“喔?听起来你是卖车的?”

他傲娇地撇了撇嘴道:“我倒是不卖车,倒是养着几个卖车的小姑娘。”

她一愣,什么意思,包养?

他见她眼神充满狐疑,赶忙解释道:“我买车都找她们。”

聂小熙笑笑,放松了身子坐下来,这是属于蒋佑卿一个人的沙发椅,她擅做主张地坐了下来,手抚着沙发椅的凉爽的实木扶手,心想这么好的椅子一定出自一个优秀的匠人。

“你看我是不是被撞傻了,明明是你开车撞了我,我还没你有没有车,呵呵,求你些事情可以不?”

蒋佑卿终于得到立功表现的机会,忙不迭点头肯定,求一万件都为万死不辞,一见钟情注定是让人短寿的力气活。

“当然,有什么事,你尽管开口,我一定全办到!”

“好吧,开车带我出去逛街吧,我想买身新衣服,总不能一直穿着病号服。”

“当然,马上走,你要不要先上个卫生间?”

聂小熙往卫生间门口看了一眼,倒是真是尿意十足,这个蒋佑卿无微不至的Xing格,其实也挺加分,若不是个富二代纨绔子弟,做个贫家清白少年也是颇让人青睐的。

从卫生间出来,蒋佑卿已经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,病床上的被子也叠得有棱有角。

“可以出发了。”

小熙清脆的声音像下课铃一样悦耳动听,蒋佑卿做出一个请的姿势,随即跟在小熙身后一路Chun光灿烂地离开了医院。

兜风却没有个兜风的样子,蒋佑卿习惯了开快车,又敞着蓬,一路上虽然凉风习习,但聂小熙的头发已经完全处于狂躁状态,她一路不停地梳理着头发。

“早知道你开车这么快,我出门该带一只皮筋的。”

“皮筋?这里有,拿去。”

说着,他随手找出一只皮筋递给小熙。

小熙接过皮筋,无比花俏的一只蝴蝶结发圈。

“我从来不用这种花俏的东西,最普通的发套最好用了。”

蒋佑卿的表情是同意得不能再同意了。

“说的就是嘛,漂漂亮亮的女孩子谁带这种东西,这是上次那个庸脂俗粉落下的,没来得及扔,我真是瞧不上她,满脑袋花啊蝶啊,恶俗死了。”

小熙心想,怎么用这么难听的语言说自己的前女友,蒋佑卿果然是纨绔子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所谓物以类聚,就是他这样的花花公子才专门招惹大蝴蝶小蜜蜂的,招惹了还嫌弃人家。

小熙把发圈拿在手里,不想用也不好意思扔,就拿着。

蒋佑卿余光一扫,从小熙手中拿过发圈扔出车外。

“既然不喜欢,留着没用,扔,断舍离嘛!”

他这一个分神险些撞了前面突然刹车的一辆面包车。他被吓出一身冷汗,急刹车之后随后骂骂咧咧用来压惊。

他下车咒骂前车司机的时候,小熙无动于衷,只是坐在车上拢了拢头发,无聊地左右看看。

刚巧,路边一家殡葬店新开张,鞭炮声轰然响起。

小熙这才想起,答应了小白要买些纸钱烧给他的。

于是,她走下车子,径直朝殡葬店走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