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第一个土地爷

更新时间:2019-10-16 17:20:45

第一个土地爷 已完结

第一个土地爷

来源:落初 作者:文心尔雅 分类:灵异 主角:蒋子文蒋 人气:

火爆新书《第一个土地爷》是文心尔雅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蒋子文蒋,书中主要讲述了:【最传统】为什么人死后有祭七之礼?为什么黑白无常、牛头马面能做鬼差?为什么诸葛亮会有七星灯借寿?为什么小太宗李忱能从一个傻子变成一个明君?为什么包拯能做阎王,张道陵、钟馗能做天师?为什么朱元璋能做皇帝?这一切都与他有关,一个穿越到古代地府的现代人,一个与历史传说密不可分的一个人。第一个土地爷,蒋子文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半柱香的工夫,亥四八从杂树林里窜了出来,左右脚交叉点地,竟有点踉跄。

亥四七直摇头,“你个孽障,又是元气大伤,这是何苦呢?做鬼都做不安生!”

蒋子文问亥四八,“你的莲妹走了啊?”

亥四八讪笑道,“嗯,走了……”

两个黑衣人纵身上马,五鬼重新上路。

路上,经不住蒋子文好奇的打探,亥四八把小莲的身世和盘托出。

小莲出生后被生身父母弃之于荷花池边,幸得一老实巴交的单身乡农收养,取名为小莲。豆蔻之年,养父感染瘟疫不幸故去,小莲一人独居乡里。一日在山上挖野菜之时,小莲被两名流寇戕害,抛尸荒野,被野鸦争食,无人收殓。

从此,小莲的魂魄沦为孤魂野鬼,既寻仇人不得,又不得入地府,只能昼伏夜出,到处游荡。

“为什么不能入地府?”,蒋子文问亥四八。

“这里面的名堂多”,亥四七接过话茬,“入地府的唯一一条路就是鬼门关,而过鬼门关必须要有城隍爷的通关文牒和阳间出示的过所信,小莲姑娘属于枉死,在地府名册上她的阳寿未尽,所以城隍爷开不出通关文牒,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,小莲姑娘身故之后无人收尸,也没行祭祝之礼,督邮自然也收不到阳间的过所信”。

“唉”,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亥四八此时已是泪水涟涟,气恼地说,“莲妹没有亲人,阳间没有供奉,没有纸钱,冥质司收不到钱,更不会让莲妹入籍了”。

“冥质司是做什么的?”,蒋子文又好奇了。

“看样子县尉对阴间之事知之甚少啊”,亥四七看着蒋子文,耐心地把冥质司解释了一下。

原来冥质司是地府的一个常设机构,阳间给亡魂烧的纸钱、金元宝等等全部被冥质司收纳了,寿终正寝的人死了后到地府打个转就投胎转世了,其家人所烧的纸钱全部作为地府的收入。

而一些在阳间略有小恶的人死后到了地府,如果家人烧的纸钱比较多,地府可以视收入的多少,轻赦其罪,让其早点投胎。

不过对于恶行较多者则不适用,其收到的纸钱再多也只是个人的罚金,全部充入冥质司,其所受的惩罚一点都不会少。

“那跟小莲有什么关系?”,蒋子文还是不解。

亥四七继续说道,“枉死之人突然身死,如果家人多烧点纸钱,冥质司会出具一个‘路引条’给地方的城隍爷,将枉死者的魂魄交给我们带到地府,免去了过所信和通关文牒,这就是所谓的‘有钱能使鬼开路’,多花钱,枉死的人可以早死早超生,而小莲姑娘,死了都没人收尸,更别说烧纸钱了,可怜啊!”

飘行了约莫一个时辰,蒋子文还在津津有味地听亥四七说地府的轶事,旁侧骑马的黑衣人冷冷地问道,“下等兵,丑时已过,离鬼门关还有多远?”

亥四八伸手一指,“看,就在前面!”

众鬼同时抬头一看,惊讶万分,亥四八所指的前方,隐隐有火光,照亮了半边夜空。

黑衣人叫道,“那是明火,不是鬼火,有人在鬼门关前生火!”

果然,隐约看过去是金灿灿的火光,不是蓝萤萤的鬼火。

“不可能吧”,疑虑之下,亥四七提气飞起,悬到半空远眺。

蒋子文想提气上升,却发现无法像亥四七那样升高,原来还是道行不够啊。

两个黑衣人大骇,没有料到一个不起眼的鬼卒竟有如此法力,幸亏刚才没有动手,否则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。

亥四七落了下来,说道,“确实是有人在鬼门关前生火,火堆不止一个,这事蹊跷得很!鬼门关前凡人勿近的,到底是何人如此胆大?”

无论如何,地府鬼差时间观念是很强的,一旦误了时辰,在日出之前没有过鬼门关的话,那后果很严重。

五鬼硬着头皮,继续前行。

蒋子文看脚下的路越来越崎岖,弯弯曲曲向山上延伸,其势陡峭,寻常百姓肯定是无法上来的。

行至离篝火处十丈远的地方,眼见之处,却是鬼影重重,蒋子文定睛一看,原来是众多亡魂在鬼卒的押解下,在鬼门关前裹足不前。

亥四七挤上前去,问一名鬼卒,“戌字营的兄弟,怎么不走了?”

那名戌字营的鬼卒一脸焦躁,答道,“关口被一个阳间的将军占了,我们都过不去”。

“什么将军?如此厉害?”亥四七问道。

“你自己去看咯!”,戌字营的鬼卒不耐烦地说。

蒋子文紧跟着亥四七,挤到最前面一看,倒吸一口冷气。

只见六七个篝火堆间次在狭窄的山道上燃烧,每个篝火外有七八个身穿铠甲的兵士围坐着,腰跨环首刀,背扣盾牌,依着长戟小憩,足有百人有余,一百多支长戟高高竖起,在篝火的火光下直破夜空,阵势惊人。

再看最深处的篝火堆,照亮了高耸的山崖,双峰对峙,中成关门,其间狭缝,不过一人可过,其内幽深,几不可见,那应该就是鬼门关隘了。

在鬼门关隘中央,正端坐着一位身穿甲胄的将军,虎目圆睁,直视前方,正气凛然,身侧插着一杆大旗,旗面上书一个大大的“马”字隶书,随风飘扬。

亥四七看了暗暗心惊,拉着蒋子文退了下来。

亥四八问,“哥,谁在上面?”

亥四七答道,“上面至少是个百人队,但领队的不是百夫长,而是一个将军,军旗上是个马字”。

这时一个黑衣人凑过来问道,“马将军?莫非是当朝马文渊将军?”

蒋子文很好奇,问亥四七,“我们都是鬼,凡人都看不到我们,为什么不直接过去?”

亥四七摇摇头,“军营一向是阳气最盛的地方,尤其他们燃了明火,我们根本近不身,就算过了这些兵士,那马将军挡在关口正中间,看他的正气直冲云霄,我们是万万避不开的,你看所有地府的鬼卒都不敢硬闯”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