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科幻 > 无限流之从死起始

更新时间:2019-10-17 14:41:49

无限流之从死起始 连载中

无限流之从死起始

来源:落初 作者:冰祈灵秋 分类:科幻 主角:苏笺陆之 人气:

《无限流之从死起始》是冰祈灵秋写的一本科幻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无限流之从死起始》精彩章节节选:苏笺在半醒半梦间被人掐死了。再醒来时却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成为了一个似鬼非鬼的存在。一间无人的别墅,几个互不信任的幸存者,和一个操纵着一切的幕后势力。这到底是活下去的希望,还是一个置人于死地的阴谋?注:耽美向,清水暧昧文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陆之让黑影把王刚的尸体挪到了一边,两人整个过程没有对话。

苏笺把蜡烛交给陆之拿着,站在一旁按揉着太阳穴,只觉得脑子一片混沌。

王刚还是死了。

……是自己害死的。

“苏笺。”陆之喊了一声。

苏笺抬头看向他。

还未开口,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。

“你刚才……在喊谁?”

苏笺和陆之往声音处一看,正是刚才没有跟他们一起跑下楼的林消。

林消的脸色在烛光中显得特别苍白,他直勾勾看着陆之,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。

陆之皱了皱眉,反问他,“你刚才去哪里了?”

林消在这,那屋里被关起来的是谁自然就明了了。

瘦子和白紫琪。

想到陆之关门时的干脆利落,苏笺猜测他早就知道是他们俩了。

林消听到陆之的问题,像是突然惊醒一般,扫了一眼被绳子固定住的门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这绳子是困不住里面那个东西的。跟我来。”

说罢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陆之微微叹息,用眼神示意苏笺跟上,自己则走在最后。

几人径直走到走廊尽头,经过书房的时候陆之随意地扫了一眼,门半掩着,屋内漆黑一片,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林消带头走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,随便找了个高度合适的箱子就坐了下来。

陆之最后一个进门后,回身将门锁上,和苏笺两人也各自找了个箱子坐了下来,手上的蜡烛架子放到身旁一垒箱子上,三人一时无人开口。

林消打量了一下陆之的脸色,下意识推着眼镜,面色犹豫地打破沉默,“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,说话的时间不多。”

陆之嗯了一声,等他继续说。

“我之前没有告诉你,顺利完成剧情会获得一些积分奖励,在休息区能用积分换取各种道具。我刚才就是用道具脱身的。”

陆之点了点头,“用来保命的秘密武器,确实没有必要告诉别人,这倒是情有可原。”

林消听了这话却是脸色一白,他听出了陆之的弦外之音,自己所隐瞒的事情,的确不止如此。

林消咬了咬下唇,“我确实漏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没有告诉你。”

陆之沉默地盯着烛光。

“有关于……猎杀者的存在。”

林消像是放弃了挣扎一般,深深叹了口气,“猎杀者是相当于游戏中的boss一般的存在,但他们并不是在所有场景都会出现的,像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个,实际上是没有多少危险因素的,所以系统为了提升难度,会把猎杀者和玩家一同送入场景。”

“既然游戏的目的是让玩家险境求生,为什么我们还会来这种没有什么挑战性的场景呢?”陆之将目光放到了林消脸上。

林消神色一僵。

“你……刚才在外面喊的是谁?”林消小心翼翼地问。

陆之没有回答他。

林消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答复,明白陆之是在等自己说完,不自在地推了推眼镜,十分艰难地开口,“其实……这个场景,是我的「心魔」。”

说完这句话,林消像是释然了一般,自嘲地笑了笑,“我到目前为止,经历了三个场景,这是第四个。每一次通关后的积分奖励都不一样,我推测系统其实会根据玩家在场景中的表现进行评判,但具体以什么为评判标准,我只勉强有个猜测。这个系统,虽然把人往绝境扔,但是似乎鼓励人与人之间互相给予帮助……就拿我上一个场景来说,只有我一人存活下来,在这期间我有过几次救别人的机会,但我没有那么做,甚至为了自己活下来,间接害死过别人,最后系统结算给我的积分非常少。然后这一轮,我就被丢到这个场景来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你觉得这是系统给你的惩罚?”陆之皱了皱眉。

林消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,“惩罚……大概是吧。”

“现在我有两个疑问,第一,到底谁是猎杀者,瘦子还是白紫琪?我个人猜测是白紫琪,因为在我之前经历的特殊情节中,瘦子明显非常忌惮最后进书房的那个人。第二,既然这个场景是你的心魔,那完成剧情,是不是意味着必须得让你解开这个心魔?”

林消苦涩一笑,“解开心魔……先不说这个吧,猎杀者我基本可以肯定是白紫琪了。”

陆之挑眉,“刚才在走廊上?”

林消点头,“那是白紫琪,我在使用道具脱身的时候,被她的长发扫到了。”

陆之继续道,“你刚才说,猎杀者是相当于boss的存在,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他们的武力值远在我们之上。”

林消面色凝重地道,“我只在第一个场景见过一次猎杀者,那个场景里有几个老玩家,即便用了很多系统道具,他们依然以极为惨重的伤亡为代价才将猎杀者打败。猎杀者的生命力极为顽强,似乎没有弱点,对心脏和头部的伤害不能将他们直接杀死。”

陆之眯了眯眼,“听起来,我们几乎是必死无疑了啊!既然如此,那趁着还活着,我们来解决一下你的心魔吧。苏笺,你说呢?”

苏笺神色平静地看着林消,闻言,微微点了点头。

林消整个人僵在那里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“简……简简?”

苏笺轻轻应了声,“阿消。”

陆之蹙眉。苏笺这个状态显然不对劲,不管是被附身了还是什么别的,陆之都不觉得是好事。

林消却是听不到苏笺说话的,半天没等到动静,茫然地望向陆之。

陆之皱着眉头,又喊了苏笺一声。

苏笺脸上的神情一恍惚,眨着眼睛转头看向陆之,“啊?”

陆之眉头一松,“你还好吧?”

苏笺下意识揉了揉太阳穴,“我……好像不太好。我老是集中不了注意力,一直走神……”

陆之又转向林消,林消正神色复杂地看着他。

“如你所见,我们这里其实坐着三个人,我身边这位,叫苏笺。他也是个玩家。”

林消愣住,“你说什么?他也是玩家?可是他不是……”

“他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。或者应该这么说,他本来不是,但是系统给他的身份却是。”陆之冷静地解释。

林消愣愣地听完,脸上多了几分失望的神色。

“之前你问我触发了什么特殊情节,我猜测应该是和苏笺有关。”陆之若有所思地看着苏笺,“但是到目前为止……我们甚至连你们之间的恩怨具体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苏笺凝重地点头。

陆之歪着头看向林消,“你愿意说吗?”

林消死死咬着下唇,沉默半晌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。

陆之接过,与苏笺一起看。

【尊敬的林消先生,

故地重游,感觉如何?

可惜物是人非,是吧?

为什么要把这段回忆埋在心底最阴暗处?

您在害怕什么?

如果找不出答案,您的这个噩梦,恐怕没有醒来的那一刻了……】

陆之挑了挑眉,果然如林消所说,这像是系统给予林消的惩罚,字里行间故意刁难的意味很明显。

林消深深吸了口气,像是下定了决心,“其实……”

砰。

房门被狠狠踹开。

白紫琪一手举着枪,一手拖着什么东西站在门口,脸上挂着笑,“不好意思,打扰到你们说话了吗?不过没关系,等我办完事,你们可以在黄泉路上结伴继续聊。”

屋内几人一时间都不敢动。白紫琪的枪看似随意地指着这个方向,实际上却正好将他们笼罩进了她的射程范围,枪口稍稍一偏,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子弹的目标。

白紫琪一边走进房间,一边继续用枪指着他们,走近了,陆之等人才借着烛光看到,她单手拖拽的竟然是瘦子。

瘦子被她一路拖行,半点反抗动作也没有,一时间看不出生死。

陆之扫了眼瘦子,问白紫琪,“他怎么了?”

“这个窝囊废?只剩半口气了吧。”白紫琪一脸嫌恶,将他甩到几人中间,“胆小如鼠的无能之辈!”

陆之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了一圈,瘦子浑身是血,已经看不出来哪里是完好的。

“你手里这把枪不是他的吗?”陆之故作不经意地问。

白紫琪嗤笑,“他的?他怎么可能有枪,当然是我大发慈悲施舍给他的!否则就以他那点能耐,还想报仇?”

陆之眯眼,“你怂恿他杀人?”

白紫琪倨傲地笑了笑,“他已经有了报复的想法,我不过是为他提供了工具而已。”

陆之缓缓点头,“他不过是被王刚差遣先进来探查情况,只是这样一件事,就让他怀恨在心起了杀人的念头?”

白紫琪冷笑,“睚眦必报,可笑至极。他认为自己是被抛弃来送死的,自然怀恨在心。反正早晚都会死,何必在意是怎么死的呢?倒是你们,不用关心他了,我带他来,不过是让你们黄泉路上做个伴,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陆之笑,“我还有挺多问题想问的,你给我时间问吗?”

白紫琪蹙眉,神色有些不耐,“也罢,再给你五分钟,让你死个明白。”

陆之点点头,摸了摸下巴,“第一个问题,你一直都是猎杀者吗?”

白紫琪冷冷地看了眼陆之,“不是,我也曾经是个玩家。”

陆之紧接着道,“那第二个问题,你是怎么变成猎杀者的?”

“怎么,你也想当猎杀者?你倒是比死了的那几个有意思,不过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,反正你也没机会当了,被猎杀者杀死的玩家,是没有可能当上猎杀者的。”

陆之又问,“游戏里除了猎杀者和玩家,还有别的存在吗?”

白紫琪皱眉,“有,但我不能告诉你具体。问这些有意思吗,你的游戏马上就要gameover了,了解这些也没用。”

陆之却对白紫琪笑了笑,“是吗?”

白紫琪立即警惕了起来,陆之这么冷静地坐在那里提问,本来就看起来很不寻常,此时这个反问,几乎是自己承认了他还留有一手。

白紫琪警惕归警惕,嘴上却依然在表达不屑,“那个姓林的小子没跟你说吗?猎杀者可是很强大的存在,你一个刚进入游戏的菜鸟难不成还妄想打败我?”

陆之摊了摊手,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

几乎是在他摊手的那一瞬间,白紫琪忽然下蹲往旁一躲,露出了身后一个黑影。

正是陆之早前召唤出来的黑桃。

陆之趁着白紫琪躲避的瞬间,从口袋里掏出扑克牌,整盒倒了出来。

白紫琪刚站稳,就朝陆之开了一枪。陆之不慌不忙,两只手飞快地做着各种结印的手势,被倒出来的扑克牌纷纷竖立在半空。

子弹顷刻间已飞到陆之面前,却突然停在了半空,像周围的扑克牌一样,静静飘在空中。

白紫琪脸色一变,对着陆之又是一枪。

陆之朝白紫琪挑衅地笑了笑,飞至眼前的子弹又一次停滞在半空。

陆之从面前的扑克牌中抽了两张,又是一串手势。

“我出一对老K。”言毕,两张牌面一片空白,而房间里,凭空出现了两个头戴皇冠的高大人影。

白紫琪没有表现出慌乱,又躲过黑桃一次偷袭,反倒主动迎上了两个K。

陆之也没有就此停手,此时又找到了之前那张黑桃四,将牌面上那三个黑桃也召唤了出来。

白紫琪一边正面和两个对手缠斗,还要应付四个黑桃时不时的偷袭,初时有些狼狈,但很快她就调整了节奏,变得游刃有余起来。

陆之观察了一会儿,对身边的林消评价道,“猎杀者的近战能力非常强悍,而且看样子她没有疲惫感,这简直是一个战斗机器。”

林消目睹陆之出招拖住白紫琪,一时有些傻眼,陆之这一说话,他立刻反应过来,拉起陆之就要走,“还站着干什么,快跑啊!”

白紫琪听到这边的对话,笑道,“想跑?只是这样点能耐的话,还是不要妄想了!”

陆之淡定地挣脱林消的手,又抽了两张牌,“别急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哦对了,刚才还有个问题想问你,你们猎杀者,有没有心脏?”

白紫琪冷冷扫了陆之一眼,“你猜猜看?”

陆之将两张牌捏在指尖,“让我猜的话……只能是没有了。”

两张牌分别飞向两个K,没入它们的身体,化作一层淡淡地金光覆在身躯表层。

两个K的力气和速度明显翻了一倍,白紫琪又一次落入下风,一时间似乎将她彻底压制住了,看得林消在一旁目瞪口呆。

陆之观察了会儿却皱起了眉,以白紫琪刚才所展现出的能力,仅是翻倍的力量和速度应该尚不足以打垮她,如果她真的不过如此,那她先前所表现出的自信实在是有点过于自大了。

陆之正想着,一直沉默在一旁的苏笺忽然动了。

陆之在苏笺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白紫琪不知从哪里甩出了一根鞭子,目标正是林消。

苏笺朝林消扑了过去,扑到林消身前,鞭子顺势缠到了苏笺身上。

陆之下意识朝苏笺伸出手想拉住他。

鞭子已经被抽了回去。

白紫琪似乎也没料到自己卷到了一个看不到的东西,瞪着眼睛看向苏笺所在的位置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仅仅那么一瞬间的破绽,两个K的攻击都准确落到了白紫琪的要害上,白紫琪一口鲜血喷出,下一秒狠狠一甩鞭子,将苏笺甩了出去,回手对着自己看不到的苏笺就是一鞭子。

苏笺顺着被甩出去的轨迹在半空中身不由己,没有办法及时躲避,被抽中了一鞭子,身上立刻出现一条狰狞的血痕,痛得闷哼一声,落地后却没敢停下,立刻往旁一滚,将将躲过白紫琪挥来的第二鞭。

“简简!”

林消虽然没有看到苏笺扑向自己,但那鞭子卷过去的是什么他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此时听到鞭子抽中肉体的声音,神情充满惶恐,“简简你怎么样?陆之他在哪里?!”

陆之没有答话,苏笺所制造的那一瞬破绽让白紫琪受了一次重挫,眼下正是加大力度反击的机会,陆之抽出大小鬼,低声念起了口诀。

只见陆之手上两张牌泛起白光,白光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,然后忽然一瞬间全部消散,两张牌不翼而飞,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银白色的弓。

陆之拉开弓,悬浮在半空的卡牌像是听到了召唤一般聚到一起,形成了一根箭的模样。

白紫琪此时已经明显不如之前那般灵活,发现陆之这里的动作,第一时间想要闪避,却动作慢了一拍,被其中一个K拦下,陆之这一箭毫不犹豫地射了出去。

扑克牌化作的箭瞬间刺进了白紫琪的前额,只见白紫琪动作一滞,面色狰狞地看向陆之,被箭的惯性带得仰面倒下。

“趁现在,跑!”陆之一手抓起蜡烛架子一手拉住林消的胳膊就往门口冲。

躲过第二鞭的苏笺此时离门口最近,闻言起身后第一个冲出了房间,边跑边喊,“去书房。”

三人踉踉跄跄跑在走廊上,苏笺率先到书房门口,一把推开门,迈过地上杨文纪的尸体,几步来到办公桌,从桌上拿起记事本。

“陆之,能不能物化这个记事本?”

陆之带着林消此时刚跑到门口,身后已传来枪声和脚步声。

“我试试,把门锁上搬东西堵住!”将林消的胳膊松开,从苏笺手上接过记事本,陆之立即开始低声念咒。

林消动作飞快地将门锁上,然后开始搬动书房里的家具,将家具全部堵在门口。

门口很快传来砸门的动静。

林消刚搬完最后一张椅子,被动静吓了一跳,猛地往后退了几步,差点被地上的杨文纪绊倒。

“阿消。”一道林消十分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。

林消一怔,像是难以置信一般,僵硬地转身。

那个让他日思夜想无法释怀的身影就站在他身后,对着他露出温柔的笑。

“苏简。”林消僵在原地,深怕自己眨一眨眼睛,眼前这人就消失了。

就像他的噩梦里那样。一次又一次。

苏简左手捧着记事本,朝林消伸出右手。

林消下意识伸出了自己的手。

然后眼前一黑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